殇云落

带卡本命cp不逆不拆,谁敢说他们小心我不客气

宁次大本命,宁我党

卡卡西二本命,带卡王道◉‿◉

弗雷男神

太太们是世界的良药!!!为太太们疯狂!!!

【带卡原创】离开

现代AU
ooc注意
主带卡略微有鸣佐
其他不多说

——————

宇智波带土老了

宇智波带土住进了这个叫做“月之眼”的小区
小区里气氛很好,每天有说有笑,有的时候晚上还会有萤火虫。

可惜他看不到

每次他听到小区里老老少少在那里为了那渺小的光欢呼的时候,他也想。

那个人最想看到的就是萤火虫了。
他也想和那个人一起看,但是他知道那只是空想罢了。

那个人早就不在他身边了。

那个人早就离开他了。

那个人和他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

带土以为自己会适应没有那个人的生活,带土以为没有那个人自己晚上一样睡得很好,带土以为他可以没有那个人的生活。

但是带土好像错了。

带土吃了很久的快餐外加放了很多糖的红豆糕,那个人在的话,肯定不准他这样,但是他的身体也愈发不好。
带土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和那个人的房间总是有些光,每天晚上都会有特别特别白,又很亮的月光洒下来铺到带土的脸上,好像是那个人在和他说话一样,带土看着那个光就会想到他。
带土觉得那个人好烦啊,
带土觉得自己好想他啊。


每次下雨天带土就会到窗边去坐着,看着那淅淅沥沥的雨,看着闪着不同颜色的光的雷电,听着轰鸣的雷声。

手里拿着自己和他的照片。

那个人不喜欢这个天,不过带土会陪着他的。
带土答应过他。
那个时候那个人很开心,他们两个就会一起呆着。要么就在床上,要么就在窗边。
他们两个的手一直都拉着。

那个人的手很凉,但是带土的手是暖和的。
带土会给他暖手,直到那个人脸上红扑扑的,他会把那个人的手放到自己的衣兜里,带土那个时候很开心,那个人也很开心。



带土觉得他还会回来的。

他们就是在闪着雷电的雨天相遇的。

那个人也是在雷雨天离开的。

走的那么决绝。

那个人怎么说都会比自己活得久嘛……
带土这样想着。

宇智波带土在每次雷雨天的时候都会哭。总是默默的流着眼泪。

他说他才没有想那个人呢
他才不会大声哭呢。

不然那个人又要说自己没有用。
说自己是一个哭包。

但是他也想听那个人的声音啊……

他也还想和那个人拌拌嘴,吵吵架,没事的时候去遛一下那八只狗。

多好……

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那个人的学生还不时来看自己,当然里面还有它们集团的小东西,每次都说着没事没事然后推着自己和轮椅到处去看。


最常去的地方?


肯定是墓园啊。


为什么?


因为那个人就睡在那里啊。



————————————

“土叔土叔!!!”鸣人大声喊着,努力的敲着门,发出很大的声响。

“吵什么吵死小子!嗯!”迪达拉扶着楼梯从楼上下来,虽说心智还和从前一样,但从前再活力的人身体终究还是会吃不消的啊,“那家伙一大早就出去了!不知道干啥去了,嗯!”鸣人看着迪达拉,大声回应到:“谢啦迪达拉大哥!!!走,佐助,小樱!”

迪达拉看着他们远去,叹了口气,上楼回了家。
“真是一群笨蛋……嗯!”

“我就知道他不在家!”在前往墓园的路上,佐助这么说着,别了别脸。
“别那么说啦我说,佐助你还是很担心你小叔叔的嘛我说。”鸣人打趣道。
“谁要担心他啊!要不是……”

春野樱说我就看着你们秀恩爱。





“滴答滴答。”
雨点打落在灰色的瓷砖上,晕开了沉淀下来的灰尘。
“啊,下雨了我说。”鸣人意识到,抬手挡了挡,“佐助你带伞了吗我说。”
“没有……”佐助横着。
“我带了。”小樱认命的从背包里拿出两把伞,递一把给了鸣人,“抱歉了,只能委屈一下你们两个打一把伞。”

“没事的没事的,谢谢你啦小樱酱~”鸣人慌忙的接过伞打开之后后一把扯住佐助的手让他到伞下来。


“笨蛋……伞不要往这边斜啊……”佐助看着鸣人湿了一半的肩膀,嘟囔着。




墓园内

“哦……下雨了啊……”带土坐在轮椅上,粗糙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墓碑上的名字,喃喃。

“你这个混蛋……”

“好端端的哭什么啊……”




“带土叔!!!”鸣人他们打着伞冲进墓园,一边喊着,一边熟练的绕着弯,转过一个又一个墓碑,寻找着。


终于,他们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但是却并没有坐在轮椅上。

老人的身体向前倾着,看样子是自己擅自的从轮椅上跌了下来。老人斜坐在墓碑的台阶上,他的额头抵着大理石做的墓碑,身体把重心都交给了那个冰凉的不带温度的碑,一只手紧紧的抱住怀里的相片,而另一只手垂在老人身旁,手心向着那块被,带有年份的手指还停留在墓碑上,好像是要在冰冷的砖石上留下自己仅存的体温。

好像是要把一切都融进去一样。

轮椅因为老人擅自的移开而被推到了后方,拐杖也被扔在一旁,滚的很远。


“带……带土叔?”鸣人试探的叫了一声,老人并没有回答他。
“喂!贤二!”佐助也略微担心的叫了一声自家的小叔叔。

老人并没有理会自己的侄子,他的嘴唇微微上扬,皱纹也因此变得有弧度,右半边脸上的伤疤也显得柔和起来——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小樱上前,蹲下,看着眼前的老人,手伸出去又像触电般的缩回,然后,开始抽泣起来。

“小……小樱……土叔他……睡着了的吧我说……”鸣人问道,声音颤抖着。女孩没有答话,只是摇着头,肩膀抖的厉害。

“喂……我说……要赶快带回去啊……老人家着凉了可不好啊我说……”鸣人把伞交给佐助,想上前,佐助扯着鸣人的小臂,摇了摇头。

鸣人回头看了看黑发的男孩,嘴巴动了动,没有发出声响。
三个人就这么站着,蹲着,静默着。

老人还是那个姿势,倚在墓碑上,笑的很随意,就像相片里那个银发青年一样,慵懒的样子却尽显阳光。


雨还在下着,仿佛是在洗刷着这一切。



“喂,我来找你了。”

“卡卡西。”

“我这次可没有哭……只是迟到了。”

“只是灰尘进眼睛罢了……”

——————
几个月后
木叶墓园多了一块墓碑

“带土叔,卡卡西老师。”鸣人说着,和后面两人一起鞠了一躬。

两个人的墓碑立在一起,黑白照上的人笑的很开心,两个人合在一起,显然是放在贡品后那彩色的相片。


————————
啊啊啊啊……终于发上来了……第一篇文也是第一篇带卡文!!
食用愉快?
总的来说也算he了哈……(#挠头)
嘛嘛……还想写一个老卡的……各位觉得怎么样?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