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云落

混的圈子多的数不清
最近混什么画什么写什么

带卡最多(我爱他们两个!)
还有我男神,记得别忘了丹尼尔,哦对了还有嘉瑞……

太太们是世界的珍宝!!

【卡卡西生贺-带卡】只为你一个人

•只为你一个人——迟到的生日贺文上篇

嘛嘛……因为在学校写的手稿……自己在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认命的打完了……
现代AU私设如山……

晚来的生日贺文,本来说好有一个绘画的系列……但是来不及了……抱歉……

那个……祝食用愉快……明天打完后面的部分(如果我不懒的话……)


——————————

“所以说,你到底要干嘛。”卡卡西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人,“明明是你约我出来的,结果还迟到了。”

“我……”带土扶着膝,大口喘着气,“我这不是……”“别和我说你为了扶老奶奶过马路错过了公交车之类的话。”卡卡西打断带土,伸手去拉他。

“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祖宗不让我开车出来,”带土拉住他的手,顺势直起身子。“还不是因为每次你回去都不知道要带多少罚单回去。”卡卡西说着,理了理带土因为奔跑而略显的凌乱的外套。

“谁让他天天把我锁在办公室里批公文!”
带土解释道,“好不容易出来,肯定要带一点东西回去啊。”带土理了理卡卡西的白色衬衫领口,“你怎么穿的这么随便。”
白色衬衫和牛仔裤,带土在心里默默叨念。“又不是约会,穿那么好看干嘛。”卡卡西这么说着,打量起了带土。“那你这也太随便了啊!更本看不出来你的画风!”带土抱怨道。

确实,和今天的带土比起来,卡卡西太普通了。

鸭舌帽,略显宽大的外套和白色里衣,收小脚的嘻哈裤,挂在脖子上只有一半的坠链,这样的搭配……不得不说,今天的带土意外的符合卡卡西的口味。“嘛……”卡卡西转过身去,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管你怎么穿,”他顿了顿,转过头看向停在原地的带土,死鱼眼弯成小月牙,带土承认,他的发现真心好看。


“骨子里永远都是吊车尾。”


……带土说他要收回前面的话。“走了,哭吧包。”卡卡西说着,转回了头。“果然……”带土小声嘀咕着,“不论你长的多好看,永远都是毒舌……”他小跑跟上去,和卡卡西肩并着肩。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两个小团子已经长大,入了秋,枫叶已经开始泛红,太阳却仍然是毒辣的,两人肩并着肩走在柏油路上,周末的行人来来往往,这条路上却多是挽着手的情侣。,在喧闹的,杂乱的背景下,两个沉静的大男人,显得略微有些尴尬。

“喂,我说,笨蛋卡卡西,”带土突然发话了,“你知道今天几号吗。”他扭头看向发小,果不其然,迎来的是一双如同看智障一样看着他的死鱼眼。

“十四号。”他的发小说,“怎么,宇智波集团的总裁忙的连日期都忘了?”带土打了一个趔趄,这家伙……他想着。“我说卡卡西,今天我好不容易才从老不死那里请了假诶!”带土把双手枕在脑后,抱怨着。“你的意思是我很闲咯。”卡卡西把手揣进裤兜。

眼神对视,眉头微皱。

“不不不,谁敢得罪木叶的王牌设计师。”
“你那个叫做‘晓’的乐队最近很闲啊。”
“你最近不也没有什么摄影和配音作品么。”
…………


两个人如同许多年前一样,又或是一天前,你一言我一言的斗着嘴,声音就这样碎在脚步声里。



“唔……”
“笨蛋你干嘛!很重诶!”佐助一把扶在头顶的人掀了下去。
“太远了听不清啊我说……”鸣人摸着头抱怨道。

“樱!把话筒收起来!”琳对着小樱说。
小樱讪讪的收好工具,幽幽的看向琳,“话是这么说,琳姐……你不要开闪光灯啊……”



另一边的街角——
“他这次要是成功了,我就写新歌,出专辑。”
“要让全世界的单身狗都感受到痛楚啊!老大!”
“邪神大人一定会保佑他的!邪神大人万岁!!!!”
“这次的费用要找你们集团报销,鼬。”
“你可以直接找我小叔叔的,如果他办成了,说不准会翻倍。”
“讨厌等待……”
“老大一定会成功的!!嗯!!”

不同于旁边的四个人……这边倒是吵吵嚷嚷的……



“笨卡卡我好像听见了迪达拉的声音。”
“我还听见了鸣人的呢。”
随着这句话的结束,他们俩停止了争吵,停在一个路口处。

“走吧。”带土对卡卡西说。
“嗯。”


穿过人来人往的马路,走过有团扇标志的路灯,那就是由宇智波集团总裁宇智波带土一手策划,由木叶首席设计师旗木卡卡西一手设计的世界知名街道——鹿鸢道。



-tbc-
在此,我再一次很郑重的对不起。
有点短(?)
大概是三章的样子完结……第一次写生日贺文,想着手稿都打了不发出来太过分了……但是又担心大家不会看……因为生日都过了……
我会尽量明天发完的!
很抱歉……!!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