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云落

混的圈子多的数不清
最近混什么画什么写什么

带卡最多(我爱他们两个!)
还有我男神,记得别忘了丹尼尔,哦对了还有嘉瑞……

太太们是世界的珍宝!!

【卡卡西生日贺文-带卡】只为你一个人2-2



·只为你一个人——迟到的生日贺文中篇
『贰』

上一次又一点急急忙忙的……刚刚打完就迫不及待的发出来……然而我今天还是没有办法写完这长长的生日贺文……

还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明天?后天?
我也不知道这个生贺会写多久……
然后我还想写后续……
算了……不说那么多没用的……
还请多多指教!

——————

〔鸣人的拉面庆典〕

鹿鸢道第二道是美食城,刚到道口,扑面而来的是阵阵豚骨汤的香味——“一乐”拉面的总店就在这里。

“呜哇好香!”卡卡西的拉着卡卡西跑到这里,摸了摸肚子感叹道,“我说笨卡卡,你带着个口罩……这么香的味道闻的到吗……”他扭头看向走在后面的卡卡西。

“呼哈……哈……你……你管我……闻不闻得见……”卡卡西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摆了摆手,“我不跑了……哈……你自己跑……好端端的就非要跑过来吃面……真是……服了你……”带土耐心的听完卡卡西说话,只是笑笑,然后拉着卡卡西的手腕,走进了一乐拉面馆。

“阿飞可是很开心的带前辈来吃面哦!啊哈!”

走进面馆,里面早已是人满为患。

卡卡西四周环顾了一下,看向带土:“我说……这……没有位置的……”“老板!两个人的靠窗!”没等卡卡西说完,带土就举起了另一只,没有拉卡卡西的手,大声喊道。

卡卡西惊讶的看着旁边的人,说着:“带土!靠窗的位置很火爆的!这怎么……”“好嘞!俩人啊!请和我来!”没等卡卡西说完,菖蒲就走了过来,对他们说道,“来来来,刚好还有一个靠窗的位置,俩人刚刚好!”

坐在刚刚擦干净的座位上,卡卡西有点懵,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你要吃什么?”带土问着卡卡西。“啊……”卡卡西停顿了一下,“味增拉面好了……我去上个厕所,等一下回来。”卡卡西这么对带土说着,离开了座位。

“那么,菖蒲姐姐……我要一份新味拉面!记得加葱,还有就是……”





等卡卡西回来,面已上桌,落座之后,卡卡西的面碗旁摆了一个碟子,上面放了一条秋刀鱼。而对面那个人正在享受着自己的新味拉面,假装毫不知情。



“前年,鸣人他来的时候,吃的就是味增,对吧。”卡卡西拿下口罩,喝了口汤,突然开口。

“噗——咳咳咳!!!!”带土差点没一口汤喷在卡卡西脸上,“你突然说这个干嘛……咳!”卡卡西抽了一张纸,递给带土,另一只手没有停顿的在给秋刀鱼挑刺。

带土接过纸,擦了擦嘴:“说起来也是哈!那次不是为了庆祝他的处女作电影破亿吗。”“嗯。”卡卡西吃了一口秋刀鱼,“那次整个一乐都是木叶他的同期,还有你们集团的人。”“你不是也来了吗。”带土撑着头,看着眼前的人。

卡卡西瞟了一眼带土的碗里——干净的只剩下些许配料。“你自己也不是来了。”卡卡西回道。




漩涡鸣人的处女作电影破亿的时候,大家为了庆祝他,来到了已经开发三年的鹿鸢道第二道。据说这是带土的主意,自从他知道有了一乐这么一个地方,没事都会来这里吃。

那天一乐里面满是人,西服外套掉了一地,领带到处都是。

“我说!一乐大叔你肯定有很多新的拉面吧我说!我来帮你试试味好不好我说!!”鸣人当时是这么提议的。

可是到了后面,芥末,蒜苔,苦醋……这样的拉面越来越多。当时卡卡西和带土坐在窗边,也幸好有鸣人这个提议,卡卡西的脸没有谁去注意,虽然后来还是提到了,但是最后因为带土的坚持所以以失败告终。

“带土哥好小气……只让自己看卡卡西老师的脸……”鸣人委屈的模样还历历在目,鸣人的泼洒打滚对带土还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带土承认他的侄子太厉害——“鸣人,卡卡西前辈的脸不是我们能看的,只有卡卡西前辈的男·朋·友才可以。”带土当即脑袋一片黑线。

“但是卡卡西老师不是男的吗?”“等你长大就知道了。”“哦……”





“然后你就把止水骂了一顿。”卡卡西擦了擦嘴,放下筷子,碗里什么也不剩——除了天妇罗。

“要不是鼬那个眼神是要杀了我,我就不是骂了,”结账的时候,带土这么说着。“嗯,我想也是的。”卡卡西这么说着。


“你会直接动手。”
“我会直接动手。”



异口同声。

两个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走出了拉面店。




〔佐助的果蔬纳豆〕

“嘿!笨卡卡!快看!”带土突然大声喊着卡卡西。


“怎么了……不要告诉我是甜食……”“是甜食店诶!”

卡卡西很无奈……

“我不要去……你自己去……”卡卡西站在门口,盯着带土。“前辈~~”带土突然转换了撒娇模式,“阿飞好想吃好想吃红豆糕嘛~~~~~”


…………………………………………



不知道需要用多少个省略号才能够表达卡卡西此时的心境。

“你是戏精吗……”卡卡西看着抱他大腿的带土,走进店里。

“没错啊,”带土松开手,站起来,“《红色黄昏》那个舞台剧的主演就是我,你知道的吧……还有《梦魔》啊,《虚假幻境》啊之类的。”

“嗯嗯嗯,知道,都拿了‘月之眼’金奖。”卡卡西敷衍着,“其中《稻草人风镜》获得了‘辉夜’的称号。”带土笑着,走向窗口,拿出了一盘淋了西红柿汁的纳豆和涂满蜂蜜的红豆糕。


他们俩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

卡卡西听着带土吃红豆糕的咀嚼声,盯着那一盘纳豆发呆。

“佐助至今唯一吃的一种甜食。”带土拍了拍肚子,把纳豆推到卡卡西跟前,“尝尝。”


卡卡西咽了咽口水,摆了摆手。


“切……”带土盯着卡卡西,把纳豆拿过来,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


“佐助从大蛇丸那里回来那天……鼬带他来吃的。”带土说着,提了袋子。

“那天我在这里,”卡卡西起身,“在陪你吃红豆糕。”


带土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出了门,他们看了看时间——吃了顿饭,就已经5点了。




“十五号。”卡卡西突然开口。“嗯。”带土回答道,“两个都是。”带土又补充了一句。而银发的人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他们随意的走在人群当中,不知不觉,被送往去第三道的路上。







—tbc—
上次忘了打这个……
终于又码完一章……
已累瘫……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
不过还有两章!给自己打打气哈哈……
有些仓促了……还请见谅……

谢谢观看!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