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图草稿流
在学会用板子之前都是渣渣手绘
色废*1

最近萌华武( ̀⌄ ́)
有带卡嘉瑞方王
RDJ大爱鹰眼(大家都很可爱就是了)!!
吃的很杂混的也很杂产的粮质量没有想象中的好QAQ

失去梦想的咸鱼

自从有一个小号写文……我就开始质疑我的存在【躺尸】
 

【卡卡西生日贺文-带卡】只为你一个终篇



·只为你一个人——迟到的生日贺文下篇(完)

不知道大家看了这篇拖了很久的生贺感觉怎么样……
很高兴有16个那么可爱的你们喜欢我的小作品!!!
真的很感谢你们!
所以说,让我再撒一次糖!


——————

〔只给一个人的街道〕

带土把卡卡西拉近了距离第四道不远的厕所。

“来厕所干嘛?你又不上厕所。”卡卡西问到,感受到手被带土放了下来,然后一袋物什朝他扔了过来——是带土在那个小店拿的衣服。

“穿上那个。”带土把卡卡西推进一个隔间,“你的衣服被我拿来擦过嘴了,不好看。”带土背靠着门,卡卡西听见他闷哼的声音。他看了看手机的衣服袋子,轻笑一声,随即默默的解开衬衫纽扣。



带土在洗手台站着,看着手表上面的指针。当分针指到20的时候,他听见门开的声音——卡卡西出来了。

白头发的男人一手抱着自己换下来的衣服,一手提着口袋。卡卡西注意到了带土的眼神。

“怎么了。”他问到,“我可不知道好不好看,还没照镜子……”话还没有说完,带土一把夺了他的口袋和衣服去,将人推到洗手台前——形如西装领口的黑色连帽外套,半袖的收尾增加了松紧带。白色里衣和蝙蝠样式的白色领口,交接处有一个风车样式的标志,连着一小串流苏。黑色打底加上红色滚边,更重要的是卡卡西没有带口罩。


真TM的好看!

带土转过身去捂住了鼻子。“挺不错的。”卡卡西转了一下身,“很合身。”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又像是在说给带土听。卡卡西又看了一下,转头看向带土:“走吧。”“你不带上口罩?”带土转过身问着他。“不带,”卡卡西摇了摇头,“反正没人认识我,而且第四道也没有对外开放,跟本没人。”他耸了耸肩。

“那走吧。”带土向门外走去,又瞟了一眼卡卡西。

我的卡卡西,果然穿我的衣服最好看!

他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种念头。


游乐场的人已经减少了很多,距离十二点也只有二十来分钟了。

当带土带卡卡西来到第四道道口的时候,卡卡西只想翻白眼。


“为什么要把它修在山上。”

带土没有答话,只是牵着卡卡西往前走。

接着不是很亮的灯光,卡卡西大概能将这里看个全。

第四道差不多完全修好了,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从山脚到山顶,这绝对是最长的一条路。

并不是整整齐齐的商铺,不同于其他三条道的繁华,这里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古老富有韵味的老街道。

有些地方还有小推车,那推车卡卡西觉得有点熟悉——很像当年买棉花糖的小推车。

等到了拐角处,借着路灯,卡卡西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摆设——有子阿姨曾经的糖果店,也是在这样的拐角处,也是这样的门面。那是他们总是被带土拉到这里来,然后一人一颗水果糖——虽然带土总是会多收到一颗,然后他会给一颗糖给卡卡西,然后再帮琳要一颗。

带土熟练的带卡卡西过弯,绕路。就像来过很多次一样。卡卡西想着是有点奇怪的。


等到了山顶,距离十二点也只有十来分钟了。


山顶有一颗很大的槐树,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鹿鸢道。槐树旁边有一个秋千,是刚刚被刷过的,在过去一点,是一个木头制的小板房,却很素雅清新。

卡卡西喘着气,一次性爬这么高他还是头一次。带土把卡卡西带到槐树底下,面对着整个鹿鸢道,开口了:

“你记得这里是哪里吗,笨卡卡。”

卡卡西愣了愣,“啊,记得。”他也随带土望向下面,“在我们那个时代,被称为‘公园’的地方。”

他们身旁这颗槐树,自他们懂事起就屹立在这里。

带土听了,转过身,挡住卡卡西的视线。卡卡西抬头看着他,等待着黑发男人下一步的发言。

距离十二点还有九分钟。

带土又把身体转了回去,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了:“卡卡西,你想过吗。

‘晓’的成立日期为什么是九月十五日,

为什么水门老师会把鸣人的庆典安排在九月十五日,

鼬为什么会在九月十五日带佐助来只有我们甜食党才经常光顾的小店,

我为什么非要在九月十五日带你们来刚刚建好不久的游乐园。”

带土又转到卡卡西面前,双手放到卡卡西的肩膀上。

距离十二点还有六分钟。

“还有,

为什么鹿鸢道最后一道我不让你设计,

为什么我要带你来这里。”

卡卡西望着带土异常认真的脸,没有说话。

“为什么你只记得在九月十五号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

距离九月十五日还有四分钟。

卡卡西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

距离九月十五日还有三分钟。


带土捧起卡卡西的脸,

距离九月十五日还有一分钟。

“因为那天是……”




在烟花绽放的时刻,带土吻上了他想了十八年的唇。

绽放在天空绚烂的烟花散发出的光芒打在眼前的人脸上,显得格外的柔和。


带土打开卡卡西的口腔,开始侵占城池。

他带着他

唇齿交缠


呼吸愈来愈急促

眼睛愈来愈近



一吻即毕

未曾断裂的银丝是在说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天空的烟花还在炸裂着,鹿鸢道的霓虹灯越来越耀眼。

带土捧着卡卡西的脸,他将额头贴了上去。


“生日快乐笨卡卡。”



“还有,



我喜欢你。”



是要融在绚烂多姿的颜色里了么。


为什么那么耀眼。


“这是只有我一个人为你准备的生日,

你要记清楚了。”


为什么那么柔和。


“记住,这鹿鸢道最后一道,

是我宇智波带土为旗木卡卡西设计的生日礼物,

还有你身上的衣服。”


为什么

你会牵起我心中的难言之隐。




“嗯,”卡卡西抚上带土的脸,笑的迷人,“我记住了。”


“我记住你喜欢我了,


所以,你也要记住。”



我喜欢你。







-end-
终于打完了!开心!
开始准备下一个脑洞!!!!
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心爱的你们!!!!
没怎么改稿子……不要介意就好……
你们喜欢最好!!!

评论(14)
热度(45)
© 殇云落 | Powered by LOFTER